乐坪资讯 > 综合 > 盈禾首页,哈市红娘眼中的婚恋“不等式”

盈禾首页,哈市红娘眼中的婚恋“不等式”

2019-12-22 18:25:04

盈禾首页,哈市红娘眼中的婚恋“不等式”

盈禾首页,本报近期的北京“红娘”报道引发了很多读者对于时下单身人群的关注。记者本周采访了百合网在哈尔滨的线下实体店红娘小梁,听她讲述哈市单身男女的相亲故事。

男人说没要求≠真的没要求

红娘小梁告诉记者,大部分男士刚来的时候,看上去姿态都很低。“很多人都说对未来的老婆没啥要求,这类人最难办,因为没要求就是要求特高。”小梁说,“只能一项一项地细问,包括你最在意女孩的哪个部位,结果有的看胸,有的看手,有的看腿。有个男孩我跟他交流完了以后记了30个要求,我拿着这6页纸给他看:“这就是你口中的没有要求!”

小梁要求他只能保留5个最在意的要求,结果这位“优质男”先划掉的五项依次是:女孩收入、父母情况、学历、爱好、特长,而最终保留的五项按在意程度依次是:性格、孝顺、独立、持家能力、外貌。“事实上,这些年来我们这嫁入本地豪门的女会员,没有一个是漂亮得很耀眼的那种,都是那种看上去长得舒服,有内涵的女孩,能把下一代教育好,不粘人,关键时刻还能有点小担当,这样一旦男人的事业有点变故的时候她们不会背叛,而是可以风雨同舟。再优秀的男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,这个时候他需要妻子心灵上的支持。”

小梁说,对于男人来说,外貌的第一印象决定他是否愿意和你交往,而接下来相处的感受决定他是否愿意跟你结婚。

白富美≠想嫁谁都可以

小梁接待过的会员中最让人头疼的是个白富美。“三十出头,自己经营一家上市公司,身家上亿。长得可漂亮了,身高一米七二。”这样傲骄的条件,本该有很多选择,可是因为她列出的苛刻条件,却将一大批崇拜者挡在了门外:同样身家上亿、有一定社会地位、不能太丑。“我们找到符合她条件的男会员和她见面,可是她并不是对方想要找的类型。对于身价上亿的男人来说,他并不在乎女孩的身家,她有美貌是优势,可是有钱男人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。而且她的性格太要强,这是大多数男人所介意的。”

小梁说:“我们建议她找大学老师或者国企的中层,这两类人都有社会地位,虽然没她有钱,却也不缺钱,时间自由,心境开阔,而且有学问,不会因为经济上的差距而在她面前失去自信。可是她不接受,还是希望找商界达人或官场显贵,可以在生意上帮到她。来了五个月后她就不来了,过了一年后又来了,这次我没收,因为她还是拒绝调整择偶标准,这就很难了。现实中我见过强强联合的,但那都是在工作中相识相知,不是相亲认识的。”

还有一类女孩没有这位白富美条件好,却也同样存在过度自信的问题。“她们要找帅哥。可是自己条件也只能算一般:不算漂亮、有个稳定工作、父母事业还行。可是这些条件在女孩自己看来就是‘啥也不差’,而且她们还不能接受帅哥经济条件差,我们劝她们不能苛求完美,她们反倒怀疑是我们没有这样高端的资源,跟我说‘你让我们接触一下,他就会发现我的好’。我们只好安排符合条件的男孩跟她们相见,可是这样的男孩有的见之前就拒绝了,有的礼貌性地见了一面也表示不合适。在这样的结果面前,有的女孩自省了,调整自己的择偶思路;有的女孩则被触怒了:‘你有啥牛的?’她把相亲失败全部归咎于对方。”

小梁说,这样的女孩缘分就只能靠“碰”了,“有研究人员提出过‘27’岁定律,就是女孩在27岁以后会在相亲中呈现下降走势,而男孩则开始上升。”小梁所在的这家实体店每年大约有3000多位新会员入会,一年之内领证的有57%,两年内领证的有80%。而那些短期内就速配成功的会员的共同特征,小梁的总结是“善于倾听”。

想嫁豪门≠拜金坏女孩

谈起为钱嫁人的女孩,舆论总会嗤之以鼻,可是小梁对此习以为常。“我们这有很多美女,就是一心要嫁高富帅。她们很坦诚,直言要找经济条件好的男人,只要长得不丑,大十几岁都可以。有个美女就跟我说:‘我不介意别人鄙视我,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。那种生活我自己奋斗十几年也过得上,可是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么好的条件,我为什么不让这种资本早一点就得到最大优化呢?而且我也是真心成家,我也不骗谁,结婚稳定了以后,我也不会做那种全职主妇,但到那个时候我工作只是因为喜欢,而不是为了一点微薄的薪水而委屈自己。’这些女孩谈起自己的婚姻观很冷静。”

与这类女孩相对应的,是一些专为美女而来的有钱人。“他们直言要找年轻漂亮的,其中很多人一直没有放弃过对自己前妻的责任。人性有时候很复杂,有研究表明,男人比女人更怕老,而证明自己依旧年轻的方式,一些男人认为就是有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伴侣喜欢自己、崇拜自己。”

现在的自己≠将来的自己

做红娘之前小梁是名医生,她觉得现在的工作环境也像一座医院。“这里更像一座爱情医院,帮你打开心结,疗愈旧伤。”小梁说,来这里的女孩心态是两个极端,一类极端自信,一类极端自卑,“有个女孩,来这时28岁,因为身高只有1.52米,其他方面条件也一般,我们帮她联系过几个男会员,可是那些男孩都不愿意见她。她特别自卑,总像踩高跷一样穿着奇高的松糕鞋,穿盖住鞋跟的长裙,个子是提起来了,可是远远的你看她走过来,总觉得很怪异。”

红娘们试图“改造”她,陪她逛街,帮她选高度适中的高跟鞋。“可是她接受不了,就觉得一穿上普通的高跟鞋,立刻就矮人一头。”就这样入会的前几个月,这个女孩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改观。“后来一次搞场景活动,有个身高1.82米的男孩很喜欢她,因为他是打篮球的,身边都是练体育的女孩,他觉得不够细腻,反而是这个女孩的气质很娇小很害羞,很吸引他。可是这个女孩却说,自己也挺喜欢这个男孩,但是他们根本不可能,她怕受伤害。”

红娘们私下里跟这个男孩沟通,告诉他女孩的心结在哪,希望他能帮她从自我封闭中走出来。“男孩很善良,接下来的两天男孩就很主动,结果女孩真的呈现出了一个我都从来没见过的样子,身上的很多亮点都被挖掘出来了:活动是在温泉搞的,而她虽然个子矮,但是身材比例很好,穿泳装很好看。晚上去ktv,男孩为她唱歌,也邀请她对唱,结果女孩唱歌也特别好听。那一天她看上去青春洋溢,像个发光的小太阳。”

女孩从此之后像变了一个人。“再也不穿松糕鞋了,更喜欢穿那种显身形的衣服,虽然她没有和活动中的那个男孩在一起,但是不久之后就在我们这找到了真命天子。”小梁说,在她们这里,自我提升是首要任务,然后才是相亲。“有的男孩没有选择相亲的女孩,此后却处成了哥们,有饭局都叫着她,女孩觉得也很高兴,觉得这也是男孩对她的一种认可。”

口中的要求≠内心深处的要求

“有一种现象很常见,就是会员提出的择偶要求,可是我们按照他的要求给他推荐了人选之后,他却根本不接受。”有一个国企的高管的爱情经历,让小梁印象深刻。“她是一个女博士,32岁,高薪,长得也不难看。她来的时候说自己只有两个要求:有稳定工作、能对她好。我们按照这个要求给她推荐了几个人,她很配合,也见面,也尝试相处,但是接触了两三次后,她就跟我说他们都不懂她,话聊不到一起,饭也吃不到一块儿。

小梁了解到,女孩原来有一个相处了五年的男友,后来对方劈腿,女孩愤然分手。“那男孩很知性,也很尊重她,两个人很搭。那对方为什么会劈腿?我问了她很久才问出了答案:因为性。两个人在一起时,男友总是很激动,而她却都是装的。”再深聊下去,女孩告诉小梁,自己8岁时曾被邻居家的大哥哥伤害,从此以后便有了心理阴影,甚至觉得男女之事很龌龊。

小梁说:“这就不是我们的‘话聊’能够解决的问题了,我推荐她到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做心理创伤修复,同时建议她将男友从拉黑的状态恢复正常,其实他的男友一直都在关注她。后来我和这个男孩约见了一次,男孩坦诚地讲了那次‘劈腿’:‘我承认,她那些挑逗性的语言,确实有点吸引我了。不过我没想和那女孩有进一步的发展,就是网上聊聊天,我知道那不是个好女孩。我知道自己做错了,但是(女友)当着我很多朋友的面勃然大怒,让我很下不来台。’”

在小梁的撮合下,两人和好了,很快便结婚了,现在很幸福。“你看,要是不深挖,就让她一个一个相下去,她也有可能跟某个人结婚,但是她心灵深处的那个结会一直困扰她通向真正的幸福。我一直坚持,不能为了匹配而匹配。”小梁说,她也完全不赞同女博士初来时的择偶标准,“她觉得找个条件一般的,对方就没有资格背叛她了,其实感情的天平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资格问题,学历高的人总是喜欢给自己画地为牢。”

妈妈眼中的孩子≠孩子眼中的自己

父母为儿女相亲盛行的年代,小梁也接待了很多父母。她发现,孩子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,而父母的很多认知还停留在很多年前儿女的孩提时代。“有个母亲到这就把钱交了,说她女儿可乖了,除了工作就是回家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再加上总出差,耽误了终身大事。我说要见一下她女儿,她开始不同意,我说这样对男会员是不负责任,在我的坚持下,女孩来了。结果人家早有男朋友了,只是因为母亲不同意,转成了地下情,并且已经同居了三年。所有的‘出差’,都是她跟男友在外面生活。”

小梁说,母亲眼中的孩子,是经过美化、过滤了的。“有的父母介绍说儿子从来没处过对象,特单纯,宅男一枚。结果男孩说自己已经处过四个,问他有没有过性经历,他觉得这问题很可笑:当然有过呀!我都多大人了?”

传统相亲≠新时代相亲

小梁说,如今男孩很少还有处女情结,女孩也大多可以接受已婚未育。这几年,他们的会员渐渐从60后、70后变成了85后、90后,这就意味着她们的服务模式也要改变。“比如说,我们店里以前的会员见面,都是在里面那种封闭的小包间,很安静、很私密。可是这两年我们就把入口这一块打开了,变成了开放式的咖啡间,因为90后的年轻人更喜欢这样的环境,他们很坦荡,不怕别人看见,旁边的桌子有没有人、会不会听见他们的谈话没关系。说实话,作为70后,我还挺接受不了的,换成我一定要隐蔽起来。”

小梁说:“以前也不允许会员第一次见面离开店里,但是现在很多年轻女孩喜欢到外面吃个西餐,我们只好调整我们的服务方式采用‘跟约’,两个人约会我们坐在旁边的桌子,并不打扰他们,等约会结束后再问两个人的反馈意见。”

“跟约有点像电灯泡,但是没办法,也是有前车之鉴的。有一次搞活动,有个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,活动完了以后就开车送女孩回家。在车上他跟女孩表白了,还有了搂抱之类的亲密动作。结果过了一星期,这个女孩到男孩单位告他性骚扰。我们分析,应该是女孩当时没有给男孩明确的拒绝,才让男孩做出了进一步的动作。”

“生活好了,时代变了,人们对婚姻的要求不仅局限于柴米油盐过日子,还要求共同的价值观。”小梁说,自己在外面另有工作,做红娘很多时候都是公益的。“我是有了女儿之后开始做红娘的,因为我听说儿女的福气都是父母给积的,所以我希望通过自己做红娘,能让女儿获得福报。”(王静)

安徽11选5


上一篇:广西师大挖掘校史推进主题教育
下一篇:靖点鑫:黄金承压走下行 日内反弹继续空  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inkura.com 乐坪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